乌鲁木齐小说网

您的位置: 首页 >> 军事

龙血武神 第六百九十九章 谥号明仁

来源: 分类:军事 查看:1次 时间:2019年06月07日

龙血武神 第六百九十九章 谥号明仁

老国君之所以这么憎恨四皇子,是因为他间接或直接害死了另外三位皇子,分别是大信国的大皇子、二皇子、还有三皇子,几乎都是死于四皇子的预谋之中。

所以,由此也就不难想象为什么所有人都对四皇子谈之色变了!

“都已经这种时候了,你居然还不愿意?而且我只是让你口头承认一下也好,又没有让你写手诏或者托孤,你还要怎么样呢?”

四皇子端着手里的宝药,一步步靠近老国君的病榻。

老国君的脸上露出一丝厌恶之色,浑浊的双眼瞪了四皇子一眼,显然他对于四皇子没有任何好感。

“你在逼我?你还在逼我,我受够你了。”

四皇子说了一句,瞬间直接是扑了上去,然后把细碗对准老国君的嘴,把全部的汤药都猛灌了下去。

“我受够你了,你知道我忍你多久了么?你今天就去死吧,不过你死了之后也别来找我,这一切都是你自作自受……”

四皇子一边给老国君灌汤药,嘴里一边骂骂咧咧个不停,把自己内心深处所有的不满全部发泄出来,这些话,还有这些情绪,他都忍了很久了,现在它们就像洪水一样在疯狂的宣泄。

老国君奋力挣扎,然而,他的挣扎并没有什么作用,他根本无法摆脱四皇子。四皇子本身就是个武道高手,气力绝非老国君可比。

更何况这时候的老国君已经奄奄一息了,哪里又能是四皇子的对手呢?

老国君还在拼命挣扎着,也不知道是怎么的,嘴里竟然是发出了很大的声音,就像要把外面的人都给召进来一样。

四皇子顿时脸色一变,他左看右看,看到床榻旁边有一条毛巾,大概是老国君擦身子用的。四皇子一把抓过毛巾,然后盖在了老国君的脸上,顺势给他捂住。

四皇子拼命的朝下面按,一边按一变狰狞的喝道:“你死了别来找我,你应该去找老七和老八……”

过了一会儿,四皇子发觉老国君不动了,也不挣扎了。四皇子掀开毛巾一看,老国君早已没了气息,已经一动不动。

四皇子脸上闪过一丝阴郁

龙血武神  第六百九十九章 谥号明仁

,随后顺手拿起毛巾把老国君脸上的汤药擦干,然后又把被褥什么的整理好,一切东西放回原位。

整理好这一切之后,四皇子掸了掸自己的衣襟,径直开门去了。

打开房门,四皇子闭了闭眼睛,一脸忧伤,对守在外面的人说道:“老国君驾崩了,发丧告吧。”

门外的人一听,立刻吓得双腿发软,差点没一头栽倒在地。

好片刻之后,那人才反应过来,急忙奔跑出去,一边跑一边大喊:“国君驾崩了。”

不多时候,老国君驾崩的消息传遍了整个皇宫,所有人都知道了。

老国君驾崩之后,根据谥法,定谥号为“明仁帝君,”乃是大信国第十二位帝君,随后,大信国皇宫开始举办隆重的葬礼,由四皇子一手主持。

大信国的老国君谥号,只能是帝君级别,也就是人族之中的帝君。还有像大宇国、火罗国等等,国君死了之后,谥号也只能是帝君,不能称皇,因为普天之下的皇只有一个,那就是大和中央国的国君,号称人皇。

但实际上大和中央国的国君,也不能称之为人皇,因为他们的皇号是自称或者号称,并非真正意义上的人皇。

皇是至高无上的,像妖族有妖皇,魔道有魔皇。祖妖大帝修为盖世,也只能是妖帝,说来说去还是他的修为不够称妖皇罢了。

……

大信国的老国君驾崩之后,丧告发了出来。

银环公主的寝宫之中,银环公主和敖音坐在一起,二人脸上全是焦急,看起来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。

“老国君举行葬礼,你是应该出席的。”敖音在旁边说道。

银环公主眯了眯眼睛,俏脸上闪过一丝悲痛,说道:“我知道我该出席,可是我现在出的去吗?外面守卫重重,我那个四哥就是故意的,他就是故意不让我去的。”

“父君的葬礼我不管了,我现在在担心另外一件事情。”银环公主沉沉说道,神情更加忧郁。

“什么事情?”敖音听出了银环公主话里的凝重,包含了很大量的信息。

敖音虽然也一脸焦急,但她看事情比较单纯,并不如银环公主那么深远。

沉默片刻之后,银环公主方才开口说道:“现在六皇子、八皇子不在、十皇子也不在,在皇宫里面的只有我一个,我猜想烈羽可能要对我下毒手了。”

“什么?这么快吗?他胆子有那么大,敢公然向你下手?”敖音下了一大跳,瞬间花容失色。

银环公主摇摇头,说道:“你不懂的,皇宫里面规矩复杂,死法很多,一旦老国君驾崩,烈羽假传老国君的手诏,强行上位,到那个时候,他有很多方法能让我死。”

说到这里,银环公主脸上闪过一丝落寞,神情极其低垂。

“来就来,我们跟他拼了,管他有多少高手,现在我可不怕他们,我会保护你的。”敖音对银环公主说道,对他进行安慰。

银环公主一声苦笑,摇头说道:“诶……你不明白的,这一次我可能在劫难逃了,如果我死了,你就代我向干爹问候一声吧,就说我这个做干女儿的不能再伺候他了。”

敖音吞了吞口水,愠怒道:“你在说什么呐?我父亲是不会看着你死的,更何况我表哥还在呢,有表哥在,谁敢动你一下?”

这个时候,银环公主忽然感到一丝温暖,对啊,其实她身后不是一个人都没有,起码还有秦南和敖少君。当然,敖少君离这里不知道几千里远,在遥远的深海之中,另外,他也不会插手皇权争斗的。

现在银环公主能想到的人,只有秦南一个,秦南就是她最后的希望了。

“但愿如此吧……”

银环公主喃喃说了一句。

现在的时光对于银环公主和敖音来讲,那简直就是度日如年,感觉一分一秒都是那么地漫长。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