乌鲁木齐小说网

您的位置: 首页 >> 现实

绝代枪皇第22章门后的身影

来源: 分类:现实 查看:0次 时间:2020年01月22日

绝代枪皇 第22章 门后的身影

“来自异世界的奇妙之物,我称它为元力。”

师映雪收了手势,睁开眼睛。

在她的身后,那扇漆黑的大门也跟着缓缓消失不见。

“元力和我们这个世界的灵气似乎是同一种东西,然而,在我们经脉内引起的反应极为不同。”

师映雪左手伸出,娇柔白皙的手掌中央,一丝丝黑色的细线快速汇聚在一起。

程丰年怔怔地看着那些细线,伸出手,去抓了下。

手指穿透了那些细线!

在手指离开之时,那些细线又汇聚到一起。

“这就是不同。”无数的黑色细线覆在师映雪修长的手指尖。

随着她右手轻轻按在地面上,全身气息骤然爆发,像是暴风雨来临一般!

一个呼吸的时间刚过,气息诡异地平静下来。

移开右手,她刚才按过的地方,地面上,一个手掌印赫然在目。

程丰年心脏几乎跳到了嗓子眼。

这随手轻轻一按,就能出现一个手掌印。

如果全力施为,会发生什么?

见程丰年视线死死地盯着手掌印,师映雪站起身,朝着屋外走去道:“你在这里修炼吧!你的话,我相信理解得比我更深,不需要我来教你才是。”

程丰年转过头,一直看着师映雪离开茅屋。

回过神来,拿过卷轴,盘坐起来,铺放在自己的大腿上。

目光从卷轴上的字一个个看过去,一直看了十几遍,直到确认所有的文字一字不漏地记在脑海里,程丰年才闭上眼睛。

双手缓慢掐诀,经脉内的灵气随着法诀飞快地运转起来。

脑海里,一片空白的世界,缓缓出现一丝丝朦胧的痕迹。这些痕迹不停地试图凝聚,每每刚刚凝聚成形又消失不见。

茅屋里静寂无声,只有程丰年一个人盘坐在那里,双手不停地变换着法诀。

一个时辰。

两个时辰。

三个时辰。

四个时辰。

当太阳化作一个鸡蛋黄,从树林里落下去的时候,师映雪从外面回来,停在茅屋门口。

茅屋里,程丰年依旧盘坐在那里。

他的眉头不停地颤动着。

他的额头滚落豆大的汗珠。

而他的身后,扭曲的虚空之中,一扇两人来高,三人来宽的漆黑铁门赫然在目!

漆黑的铁门上,龙飞凤舞,鸟鸣兽走的图案清晰可见。

师映雪美眸里渐渐弥漫上一丝丝猩红之色,那些图案明明清晰可见,然而,不管她努力去记住,最终却发现都是惘然。

艰难地尝试了近百次,猩红之色缓缓从美眸里退却。

师映雪暗暗叹息了口气,看向程丰年的视线隐隐有着欣羡之色。

突然,一声声“卡擦擦”的声音响起。

只见紧闭的漆黑铁门,像是被人费力地推开。

门缝露出一点点,再露出一点点......

一丝丝黑色的细线从门缝里挤了出来,飞快地缩入程丰年的身体里。

师映雪美眸睁得很大,虽然很缓慢,可门缝着实在渐渐变大!

在坚持了又一个时辰,夕阳已经完全消失不见,天色渐黑之时,门缝变大的趋势终于停了下来,变得有一指之宽!

师映雪嘴角泛起一丝苦涩而又难以察觉的笑容。

自己花费了五年,才开了一点点门缝,而他却只花费了一天,就已经打开了一指之宽!

这就是天才和普通人的区别吗?

“这么晚了?我得回去了,明天还得和人比试。”一声惊呼声响起。

程丰年睁开眼睛,收了收拾,身后的漆黑铁门缓缓闭合,渐渐消失。

师映雪脸色再次变得冰冷,目光就要从程丰年身后的铁门移开,下一刻,她的瞳孔剧缩着。

就在漆黑铁门要关闭的那一刻,她似乎看到了一个黑衣女子正站在门外朝着她微笑!

“等——”师映雪就要让程丰年等下关闭身后的那扇铁门。

程丰年也察觉到师映雪的不对劲,又要盘坐下去,道:“你的意思是——我继续维持——”

“没什么。”听到程丰年的声音,师映雪从惊骇中回过神来。

摇了摇头,师映雪停顿了片刻,才冷冰冰地道:“没事了。你呆得太晚了,该回去了。”

程丰年狐疑地打量了一眼师映雪,点了点头,朝师映雪告别,离开。

一路狂奔,赶回住处,已经深夜。

感受了一眼经脉内的那些黑色细线,程丰年才心满意足读睡了过去。

这段时间,一直让他郁郁不安的心头刺终于拔去了!

人族极限?

程丰年嘴角微微上扬,许久,神色又渐渐沉了下去。

之前可从来没有听说过《无上映世诀》这功法,师映雪从哪里得到的?

程丰年能够想到的是,这《无上映世诀》绝对不会是巨人族和妖族愿意看到的东西。

而师映雪一直隐居在那片小树林里,定然也和《无上映世诀》有关。

至少,目前为止,经脉内的元力不能展露给任何人看。

否则,非但给自己引来杀身之祸,还会给师映雪、宰修远他们引来祸害。

想起和师映雪初次见面时她说过的话,程丰年有些明了,为什么她怕别人暴露了她的行踪。

脑海里浮现师映雪冰冷的俏脸,程丰年心里又渐渐浮起一丝哀伤。

师傅,师傅——

自嘲地笑了笑,程丰年摇了摇头,闭上眼睛,躺在床上。

第二天,东方旭日刚刚升起,一声急促的敲门声响起。

“七长老?七长老?”

程丰年睁开眼睛,从床上爬了起来,伸了个懒腰。

这声音,是陆云。

“来了。”

一边应了一声,一边打开房门。

果然,陆云站在屋外,一脸无语地看着程丰年道:“七长老,你还睡得着?离你和邢风比武还剩下不到一个时辰了。别人都说你怕了,不敢出来,我就过来看看。祭坛那里,已经吵翻了天了。”

程丰年眺望着祭坛的方向,道:“那我现在就过去。”

陆云紧跟在程丰年身后。

程丰年见状,笑道:“你应该学学付高杨他们!现在我和巨人族弟子闹到这地步,你应该远离我。万一我被杀,你和我走这么近,你就不怕巨人族弟子报复你吗?”

陆云抬起头,迎向程丰年的视线,沉吟片刻才道:“不知道为什么,我总觉得你会赢,虽然之前没有过这种案例。如果你真败了,被杀了——”

“那我,就退出云雀峰吧!你是我自长大以来,见到的第一个敢和巨人族面对面碰撞的人族天才。”陆云一脸认真道。

程丰年心里有着一丝感动,对陆云道:“说好的,这次我胜了之路,你就是我徒弟了,我第一个徒弟。”

“如果你真能打赢邢风,做你徒弟也无妨。”和之前的态度截然不同,陆云笑道,“虽然你我都是上级武宗,但是你是曾经的人族至尊,奇迹世代的老大,又能够打赢邢风的话,那足够我学习一辈子,追随一辈子!”

小孩脸色发黄怎么回事
盐城正规治疗白斑病医院
金华治疗牛皮癣价格
猜你喜欢